未来“图书馆”“借阅”他人人生

    一说起图书馆,第一反应恐怕都是大考前在图书馆里昏昏欲睡,或是奋笔疾书的场景。大学的图书馆,似乎总是被那些考研参考书、四六级词汇所充斥。随着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发展,我们获取信息的渠道早已不再局限于去大学或是公立图书馆查找资料,更多情况下,我们会选择从网络这个平台上获得即时信息的方式。图书馆里的纸质书籍、杂志、报纸等,仿佛随着我们的大学时代一同从我们的生活中逐渐淡出……  

    面对强大的网络,传统定义上的图书馆面临着一场大变革,而作为新一代的读者们,你所知道的图书馆又该是什么样的呢?今天请让我们和“图书馆达人”、图书馆学硕士、德国未来工坊知识与文化传播学会创始人谭进一起来探讨吧。

    变革:图书馆应向读者推销信息

    今年年初,在广东美术馆举行的——“TEDxGuangzhou2011”演讲活动上,图书馆学硕士、德国未来工坊知识与文化传播学会(Zukunftswerkstatt e.V.)创始人谭进作为重新定义图书馆的图书馆员而受邀,在“你所知道的可能是错的”这一环节,以讲故事的方式为读者带来关于未来图书馆的全新思考。谭进说:“书籍是信息的载体,图书馆收集的是信息。长久以来,我们以书籍这样一个有形的概念来取代信息这样一个无形的概念,所以说,这两个概念的混淆直接导致了图书馆收藏功用的单一性。也就是说,图书馆知道我们收集的是信息,但是读者认为图书馆就是一个收集书的地方。”

    遭遇“瓶颈”阶段的传统图书馆,应做出怎样的变化呢?谭进提出:“图书馆的运作模式必须从由读者到图书馆转向为图书馆向读者推销信息,推销书籍,图书馆为这些读者建议一个平台,让读者在这个平台上更多的交流。以后我们面对的信息世界,我们个人将作为这个信息世界的中心而存在,信息不仅仅是变得能够触手可及,这些信息将会以一个更有序的方式展现在我们面前。那么图书馆的信息将只会是这整个信息世界中的一部分。”
  
    实践一:可以“借阅”人的图书馆 “活的图书馆”半小时分享人生故事

    2005年,谭进曾在柏林的一个社区图书馆组织过一个名为Living Library的项目。

    在这项目里,谭进邀请了社区里比较有意思的人来参与,如动物园管理人员、市区议员、军人、非洲人、奥运会冠军、残障认识、绿色和平的工作人员等,把他们的生平编辑成小册子,“如有读者来图书馆,我们会为他们展示这些小册子,读者如果见到他们感兴趣的人,可以向图书馆借阅这些人。我们便会与这些人联系,让他们来图书馆。读者可以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与他们进行人生故事的分享。”  据统计,在这个项目实施的过程中,借阅次数最多的是动物园的管理人员,因为社区里面年龄层在3岁到10岁左右的小朋友比较多,他们提的问题也都很有趣,比如大象吃香蕉时会不会吐皮等。

    激发梦想 促进交流

    但是,也许你会问,这些被“借阅”的人是如何挑选的呢?有什么条件要求吗?他们给出的回答又能否正确引导借阅者呢?对此,谭进做了详细的介绍:“我们组织和进行这个项目的时候也觉得特别有意思,这些活动让整个图书馆和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充满活力。我们挑选的被借阅人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部分人本来就是经常来图书馆的读者,他们的工作或生平能够打动别人。另一部分人我们是专门为儿童和青少年挑选的,希望通过他们的人生故事能激发年青一代的梦想。”  

    按照谭进的说法,创办这个项目的初衷是想以图书馆为平台,让更多的人在图书馆这个公共空间里进行面对面的交流。“我们并不期待这些人来引导读者,他们能够互相分享自己的人生故事,互相交流,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实践二:最新游戏装进大巴开始巡游 “路演”打造流动的游戏图书馆

    也许你会感到奇怪,图书馆和游戏产业到底有什么结合点呢?玩过《大航海时代》的玩家会知道,通过这个游戏,我们会对欧洲的地理有一个非常具体的了解。所以,游戏已变成一个信息获取的渠道。“图书馆必须要建立这样一个平台,给对游戏有兴趣的人一个空间,让他们相互进行交流。”谭进介绍,我们最开始接触游戏产业是在欧洲最大的游戏展览会Games Convention上。“与游戏开发人员的交流让我们了解到,游戏的开发是一个非常系统的过程,游戏中的很多内容都是来自现实生活中的素材。而游戏设计人员同样面临怎样获取更多的生活素材和怎样更多的了解玩家的想法和对游戏的反馈这样的问题。”这是促使谭进自去年起,便开始筹备一个名为“ROAD SHOW”的项目初衷。“我们的目标是让图书馆重视游戏作为知识和信息传播途径的重要性,了解知识在游戏中的传播方式。以便在未来的图书馆中有效的加入游戏模式,为不同的群体服务。”

    游戏设计师参与其中

    据了解,这个项目是获得了全球最大的游戏生产商Electronic Arts的大力支持。他们共同改装了一辆大巴,里面装有EA最新的游戏和电子产品。此后,他们将驾驶这个大巴环德巡游,在德国各个城市的图书馆停靠。大巴上还载着EA专业的游戏设计师为读者进行专业介绍,对游戏感兴趣的读者可以随心所欲地去大巴上玩,并与设计人员互动交流。同时,设计人员也非常期待玩家的反馈。

    今年2月16日,德国科隆市立图书馆作为大巴环德的第一站,相关的海报和邀请函已经张贴和派发到科隆市各个社区和中小学校。

    广州:“我们的图书馆”在行动 
 
    由于条件所限,谭进所做的项目尝试均是在德国,那么,国内是否也有类似的活动呢?在广州有一个NGO计划、公益、非营利的组织“我们的图书馆”正在流行。该机构的声明“我们在团结一群爱书的广州街坊,建一家我们自己当家做主的图书馆。让忙碌的都市人读一些书,让买不起书的孩子有书读”。

[1] [2]  下一页